謝文英
  “單獨兩孩”政策放開了,但與之配套的措施是否也跟進了?採訪中記者註意到,由於一些政策還不明朗,一些年輕夫婦面對生還是不生十分糾結。
  “如果回家生孩子,職位肯定沒了。”白女士是一家外企財務主管,一心想再生個男孩,可一想到奮鬥多年才得到的職位,就開始打退堂鼓。而在出版社工作的廖女士考慮更多的是撫養壓力,“每月花在孩子身上的費用太多,再生一個怎麼養得起?”
  對一萬名符合生育條件的夫婦調查後,全國人大代表、四川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姚義賢發現,只有三分之一的家庭表示,待更為具體的政策出台後再確定生育;三分之二的家庭對生還是不生猶豫不決。姚義賢認為,財力、精力和能力,是影響生育的主要因素。
  有著多年臨床經驗的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葯學院院長呂愛平分析說,短時間內,“單獨兩孩”很難形成生育高峰。我國實行計劃生育政策已經幾十年,人們已經習慣了一個家庭養育一個孩子的生活。面對“單獨兩孩”政策,很多父母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。尤其是有些人擔心,在周圍人都是一個孩子的環境下,自己再多要一個孩子,會牽扯更多精力而失去競爭力,影響事業的發展。這也反映出,與“單獨兩孩”相配套的措施還不夠完善。
  蘇州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院長熊思東說,通過一些省市作的小樣本調查,比如浙江,“單獨兩孩”政策放開後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樣踴躍,人們考慮更多的是生育成本和撫養能力,這也說明在法律和政策上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比如,不少不孕症患者選擇以試管嬰兒來實現生育第二個孩子的願望。為加大懷孕幾率,醫生一般會放兩到三個胚胎到母體中,這便提高了多胎的幾率。但是,如果“二胎”為多胎,是否符合“單獨兩孩”政策?目前還沒有明確規定。而醫院是否有權採取措施加以控制,也沒有明確規定。熊思東表示,隨著我國取消強制性婚檢、高齡孕產婦不斷增多,出生缺陷率有所提高。為確保生育健康的寶寶,建議加強孕檢。
  北京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方來英表示:“作為醫葯界的政協委員,我更關註生育健康問題。我國出生缺陷近年來有所提高,與環境、生育年齡等因素有關。現在女性受教育時間較長,如果要生第二個孩子,從生物學角度看,會產生能不能生或者能不能生出健康孩子的問題,醫葯衛生界對此應給予技術上的指導。”
  新疆誠和城律師事務所主任潘曉燕認為,“單獨兩孩”政策對調節我國人口結構比例有好處。但是生不生是自己的選擇,考慮到生孩子以後會加大生活成本、加大競爭壓力,生育第二個孩子以後,婦女應該享受與生育第一個孩子一樣的休假權。不過,從目前來看,我國還不具備實行職業間歇期的條件。因為目前女性就業的比例很大,而且從家庭收入支出情況看,單靠男性不足以支撐生活的成本。不論在社會中還是在家庭中,女性所承擔的責任和義務越來越多,一些女性出於職業尊榮感,也不一定情願單純地回到家中。加之,我國目前社會就業壓力大,不可能像國外那樣為職工長期保留工作崗位。至於以後是否實行職業間歇期,還要根據具體國情來考慮。建議儘快研究制定相應的優惠政策,以鼓勵生育第二個孩子,從而實現調整人口結構的目的。  (原標題:“單獨兩孩”,生還是不生�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rdywmkkpmw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